hi@zxh
_

高中生活回忆录

Jun 9, 2017 · 13 min · life

总得有地方来存我当年写的小作文。


高考之前,我想“等我考完后我要写一篇高中生活回忆录”。本来是准备去自主招生的时候在等飞机/等车/等考试开始/等别的什么东西/除了发呆没什么可干时码一篇出来,不过这些时间都被我用来码另一篇“非常阴暗版本的高中生活回忆录”(虽然我最开始给它起的名字是“光辉人生回忆录”)了,这个版本阴暗得我现在都不想再看一遍…

然后我决定在我 18 岁生日的时候写一篇出来,可是我懒,所以…

如今又一年的高考都已经考完了,我就要期末考试,许多 ddl 没赶完,许多东西想学没学会,可我居然在写这个一年前就该完成的东西,orz…


我大概从来就不是学习得进去的人,我高中三年学习最努力的时候,是高一上学期换座位换到一个数竞大大大大大大大神的后面,然后包括我在内的坐在大神周围的人就目睹了他两天做完了本来该一个学期做完的练习册…然后我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拼命的预习和刷题(我当时把这称之为“军备竞赛”),当然这鸡血的效果并没有持续太久…

既然学不进去,那能不学的时候就不学吧。于是我下课后要是困就睡觉,不困就在教室外面晃来晃去,反正不想学习。到了高二高三已经到了要是哪节课下了不出去晃就浑身不舒服的地步,所以当时特别喜欢做靠走廊或最后一排的位置,因为这样就不会面临下了课想出去逛而两边同桌都在睡觉不想叫醒他们的尴尬…

高一高二的时候教室还在至善楼一楼,至善楼前是一块还算巨大的平地,种了很多树,教室门口就是那颗巴蜀引以为傲的菩提,虽然长得似乎不太好。总之那就是我晃了两年的地方,我相信有很多人虽然不认识我,但看到我后也会知道“就是这个傻子天天在楼下晃”。有一次一个隔壁班的、初三时教室在五楼的女生跟我说:“一年前我走出教室,看到的是树顶,而现在我走出教室后却站在树底”。然后我想了想,初三时我在四楼,下课后会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有时会有一个很有哲思的同学跟我出来聊一些可能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问题,反正我从来没有关注过那棵菩提,那时候巴蜀还在翻修,菩提刚被移植过来,长得…呃…挺凄凉的…

高三时我们就被关进了那个天井式的教学楼,于是下课后我就只能趴在教室门口围城一圈的栏杆上发呆,我经常趴的位置正对我们班和隔壁班的教室,于是我发着呆看着同学们从教室门出来又进去,一年下来对隔壁班很多同学了解了不少…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我一边无所事事一边期待有人会从某个教室里走出来随便用什么方式告诉我我所想的所做的她都能理解。我想那个时候我大概真的很孤独,既然孤独那不如滚去学习,可我不想学习,于是把大把的时间都耗在神游与发呆上,耗在仰头透过楼顶的玻璃看光影变幻上,耗在和隔壁班的室友站在办公室前的走廊上看树的叶子由绿变黄最后掉光上,耗在思考“我为什么是一个人呢”“说不定我不是一个人呢”“是个神也不一定呢”这种终极哲学问题上…

可能支撑我过完高三的就是这样的无所事事吧。高二高三过得挺憋屈的,发生了很多事,惹到了很多人。这些事和人在心里乱成一团很难受,可我也不敢去理清楚,我怕我理着理着就崩溃,毕竟高二的时候就有人对我说过「我觉得你高三会去跳楼」。我大概不算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可我也不想去跳楼,于是就这样无所事事什么也不想反而成了一种幸福。然而想不清楚那些乱成一团的事就会让人变得偏执和自我,这种偏执和自我在高考前夕爆发,于是我伤害到了一个当时挺喜欢的人并搞僵了关系,嗷看起来我真是禽兽…

除了在外面发呆我还是干了很多事,比如用那个配置很低屏幕很小的安卓机强行玩了很多游戏并把它们推荐给了室友;比如画了许多火柴人;比如不知为何让同学觉得我要做一个“炸掉巴蜀大帝国”的游戏,虽然这游戏直到现在都还没开始做…好吧看起来这三年我过得浑浑噩噩,这样的浑浑噩噩只能让我不断想起进高中之前的自己,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天下无敌,希望扛着八十二斤的大刀走南闯北,吼着我们的火要把世界都点燃…

高中干的另外一件目前看来还不算那么浑浑噩噩的事就是去学竞赛,然而一直以来学竞赛的最重要的目的“把课外时间都花去学竞赛就有理由不学习了,也有理由考试考差了”也挺浑浑噩噩的。那时总有同学觉得我是热爱计算机的大佬,可我真的学得很烂也没那么热爱计算机…在竞赛机房的时候我其实也很颓废,我知道自己该刷题该背模板该学新算法,可就是克制不住的坐在电脑前发呆。可就算是这样,NOIP 成绩出来前的那个晚上,我以为我没拿到省一,居然还哭了,哭得莫名其妙。我明明不该在意这个,我宁愿发呆都不愿意写代码,又有什么资格在意成绩。简直不可理喻,没有投入什么努力却要有那种“我天下无敌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所谓骄傲。省选前的那几天也知道自己该把各种常考的板都背一篇,毕竟之前可持久化线段树莫比乌斯反演什么的就基本没在不看板的情况下写出来过,可我依然没去背。省选前一天去考场踩点试机子,隔壁八中的人在机子上敲了一遍 Splay,而我在机子上打开了扫雷。于是省选的时候看着五道题里面一道可持久化线段树一道莫比乌斯反演当场心态就崩了,崩得连网络流都一分没得,理所当然的没进省队,滚回去全职准备高考。

刚退竞赛的时候是高二下学期,成绩爆炸,排名几百名开外,一轮复习都快开始了,而我还缺了很多知识点。尤其是化学,基本就跟没学过一样,高中唯一一次不及格就是刚退竞赛的时候化学考了个 53。然后我学竞赛的目的就达成了,连我爸妈都觉得我是因为学了竞赛才这样的。事实上我知道以我那两年的状态就算不学竞赛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轮二轮三轮复习跟完后看起来学得差不多了,但肯定还有很多很多我知道或不知道的漏洞,鬼知道高考会考到哪个漏洞上面,然后我就挂了。值得欣慰的是那年重庆第一年考全国卷,题目居然出奇的简单,以至于我物理压轴算了三遍,每一遍都觉得“怎么会那么简单,一定是我哪里搞错了”,于是漏洞并没有暴露多少。

然后我的真实分数还是很难看,跟我的预估分差了二十多分,这分数让我一脸懵逼。

看到成绩的时候基本就确定了得在两个自招过了的学校里选一个。以我当时的成绩,同济是我能去的最好的学校,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拿到降分的。同济自招先考实验再面试,实验是测不明液体的密度,大概做得不怎么样。实验环节提供了计算器,但我当时不会用科学计算器,敲完除法后计算器上会出现一个分数,我不知道该怎么调成小数,于是我最后还是扔掉了计算器全程手算。我的上海室友(上海高考允许用计算器)在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嘲笑了我一顿,并在考高数前教会了我科学计算器的基本用法(感谢她)。面试的时候,靠着“说话完全不过脑”和“一面试就胡说八道”综合症,我基本上对每个问题都给出了死亡回答。比如老师问:“你为什么要选择软件工程专业呢”,我:“因为按照同济的政策,信息学竞赛选手只有软件工程、工科试验班计算机大类和飞行器制造工程三个选择,而我不想造飞行器,也不太明白工科试验班是什么”。总之我现在想到我面试的时候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依然会觉得尴尬,老师们愿意给降分完全是大恩大德。

现在在同济我也不知说不说得上后悔,但让我再选一次我肯定会去另外一个学校。但另外一个学校在任何人看来都不会是主流选择,于是我爸妈不同意,我跟他们吵,跟他们找来劝我的人吵,填志愿截止的那个晚上我都想找机会改志愿。可最后还是觉得算了吧,我高中三年几乎没有哪一次考试排名能够得上同济的录取线,再怎么也轮不到我去嫌弃同济。于是就这样尘埃落定。

我记得高中时我不止一次做在机房的电脑前信誓旦旦的说“我大学肯定不学计算机相关专业”,成绩还没出来的时候我也按照我的预估分看了很多学校和专业。而成绩出来以后,我看的那些学校和专业都没有了意义,最后依然没逃过当码农的命运。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进了同济后现在是个什么状态,反正不是什么能让我征服宇宙的状态,但还是比高中好多了。

高考完以后考英语口语,开放性题目抽到了“未来想做的职业”,我一开口就跑火车:“theoretical physicist, because theoretical physics is difficult, 而我就喜欢难的ヽ(ˋ▽ˊ)ノ”,然后俩考官就肉眼可见的开始笑。口语考完后去寝室收东西,把书都堆在了寝室门口跟宿管阿姨拿去卖废纸。我把还算看得过去的几本笔记带走了,每本上面都有我画的火柴人。我对着高三时写的那本日记思考了一会儿,上面是我即使不做作业也要固执的用潦草的字迹和混沌的草图记下的记忆、幻想、痛苦与梦魇一般的信仰。最后我还是把它带走了,压在了家里柜子深处一堆杂物下面,我至今没有勇气再翻开它,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有。走的时候和以前任何一起期末考完收东西回家没什么区别,就好像跟我们寝室的隔壁寝室的对面寝室的人以后还会经常见面。

然而很多人其实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就算发生了很多事,就算有的人你已经决定不再去关注,已经在心里对她默念了很多遍“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离开的时候你依然会忍不住回头去再看一眼——然后发现她已经走了。

然后你们的关系稳定在每年三次对话,分别是双方的生日和新年。

再然后是毕业典礼,这次毕业典礼居然是在录取结果出来前办的。13、14 级的毕业典礼我都去看过,13 级毕业典礼是初三毕业参加夏令营的时候学校组织去的,那一年巴蜀考上清北的人数多年以来第一次掉下了重庆第一,毕业典礼上宣传高考成绩的 PPT 上的用词被迫从“全市第一”改成了“全市领先”,在喜庆的毕业氛围里我总觉得我还是感受到了校领导的咬牙切齿。14 级毕业典礼是暑假在学校学竞赛时被强行拉去的,一个环节是先让高三毕业生站起来,再让初三毕业来参加夏令营的学生站起来,而我们不管哪一次都不符合需要站起来的标准,看上去长得也不像家长,因此坐在我们周围的高三前辈们投来了困惑的目光。15 级毕业典礼没有门票不让进所以没去成,那时我们高二,看着学长学姐穿着礼服浓妆艳抹欢乐的走红毯,觉得离毕业还很遥远。我们这届的毕业典礼干了什么我基本都忘了,只记得我帮一堆没来的人拿了毕业证和毕业照,班主任在知道我这个吊车尾能去同济之后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巴蜀在录取结果没出的情况下依然能完美的大吹特吹。

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一版读起来,其实还是很悲催啊 (╯‵□′)╯︵╘═╛

P.S. 这个掀桌的表情真的好萌